錠嵂保經理賠案例

當簽約最後一步,遇上無常

王先生26歲,新竹人/結婚3年/與父母同住/最近小孩正要上幼稚園/是家中唯一的經濟來源。

2016年冬月的太陽曬起來很暖和,王先生趁週末天氣好爬上家裡的鐵皮屋頂修補孔隙,以免萬一春節吃年夜飯還要配雨水,就掃興了。

踩過來踩過去巡著漏水孔,對王先生來說不算什麼,只是太專心在修補破洞,一不小心被工具絆倒從三樓應聲摔到一樓,王太太正在曬衣服,碰的一聲讓她慌了,緊急叫救護車送往醫院,當晚凌晨即被醫生宣告「頭部損傷粉碎性顱骨骨折、身體多處骨折...過世」。

業務員小敏接到消息錯愕萬分,畢竟前2週才剛承保且流程跑到一半,單純的意外險事件,卻展開一連串的理賠攻防戰。  

 

回到事發前二週,王先生才正與業務商談保險事宜,且決定投保,由於王先生曾有肌肉拉傷病史,王先生也誠實於「健康告知事項」上說明,業務並告知王先生,保險公司可能「會有除外的情形。」

不久,小敏收到保險公司照會問卷,便在週五晚間與王先生相約填寫問卷;

誰料想到,才剛簽完照會問卷隔天,王先生就發生意外過世了...業務震驚不已,趕緊至保戶家瞭解與關懷!人生無常,昨天才親見的保戶,現在就「離開了」,小敏心驚之餘,隔日週一還是先將手上的問卷回覆保險公司

保險公司一個星期後又照會需補全「承保條件變更同意書」,但王先生要如何簽名補全呢?小敏驚覺這次投保的意外險尚未生效?此次的理賠肯定會有問題,小敏立即求助錠嵂保經總公司法務團隊。

法務團隊小潔受理後了這個案子,立即著手了解案情、蒐集資料,準備與保險公司溝通...果不其然,與保險公司一連串的拒賠攻防戰,開始了。

 

法務團隊的小潔受理後,便著手了解案情並蒐集資料,準備與保險公司溝通...果不其然,與保險公司一連串的拒賠攻防戰,開始了。

 

 

 

不合理拒賠一:未簽回「承保條件變更同意書」

首先,保險公司表示保戶並未簽回「承保條件變更同意書」,保險契約尚未生效,不予理賠。

 

錠嵂主張

我方在蒐集相關資訊後,證明「承保條件變更同意書」仍為同意承保,是附條件的同意承保,非不能承保。且如果當時不能承保,保險公司拒保即可,何需提供「承保條件變更同意書」?這豈不是自相矛盾嗎?!

不合理拒賠理由二:保戶有取消要保紀錄

保險公司說:保戶曾有因經濟因素而取消要保的紀錄,所以這次可能也會取消要保哦!

 

錠嵂主張

完全不符合邏輯阿!

問卷上都已填寫表示「有投保意願」。
再者,保戶已身故無法為自己主張,你怎麼可以就說他以後不會投保?

保戶有取消要保紀錄

不合理拒賠三:墜落高度不至於死亡

保險公司:咦?保戶從三米墜落,應不至於會死亡吧?!這有問題吧!

 

錠嵂主張

保戶王先生確實是從三樓墜落,且理賠申請書也寫明為三樓墜落,你應該確實查清楚哦。

且意外死亡的事實,不是以高度論定。

不合理拒賠四:須調閱警方筆錄

嗯...你說的都對,但我還是想調閱警方筆錄,釐清有沒有「除外責任?」

 

錠嵂主張

我方專業法務,早一步、亦向同業與家屬確認--警方筆錄並無問題。

保險公司調閱警方筆錄

不合理拒賠五:以墜樓當天急診報告認定本不能承保

最後,保險公司仍堅持需要看病歷,保險公司拿到病歷後,說明病歷記載保戶相關數值均不正常,需要看腦部與胸腔電腦斷層資料,且GOT與GPT數值超高,根本不能承保。

 

錠嵂主張

此時的主張已荒謬至極,病歷所呈現的相關檢驗數值為「墜樓當天急診報告」,墜樓受傷的人檢驗數值怎會是正常?再者,以事故當天病歷主張要保當時不能承保,顯無道理可言。

 

和保戶站在同一陣線

 

法務小潔與保險公司經過無數次的溝通,歷經了一系列的攻防戰,保險公司次次啞口無言一一被說服,最後同意賠付意外險200萬元。

王太太得知後頓時內心百感交集,王太太告知小敏,家中環境本來就不好,先生是家庭唯一經濟支柱,現在發生了意外,本打算先將小孩出養,因為她根本負擔不起母女的生活費與小孩未來教育費用!如今王先生這筆理賠金,可以讓她暫時不用擔心生活,有時間去求職以維持家計帶大小孩。

保險讓親情大愛得以延續,愛有所繼,這就是保險的價值!

 

業務員的實力後盾​​​​​​​

 

 

icon_BackToTop